The Assembly of God in Vancouver
神在溫哥華的教會

All meetings are cancelled, join Lord's day message meeting here.  所有聚會取消,主日信息直播。
Past Lord's Day Message Recordings  過去主日信息錄影

倪柝声《主工人的性格》精选本

第一章 会听别人的话

一个作主工作的人,他个人的生活,与他的工作有极大的关系。他在性格、习惯、行为上应该怎样,才能作一个被神用的人,这是我们所必须注意的。这是讲我们性情的构造,习惯的养成。这不是光在神面前得着一个经历就够的事,这是需要在性情上有构造,需要主替我们构造出一个性情来。有好些事情,需要在主面前操练、培养,并养成一种习惯。这需要神的恩典,神的怜悯,不是一天就造得出来的。不过,光如果够的话,主如果有话的话,那些出乎我们自己的,不合用的,在光底下就变作萎了,长不起来,不能继续了,同时,神怜悯我们,再在复活里面赐给我们新的性格。这里所要题起的几件事情,都是多年事奉神的弟兄姊妹所经历、所看见的,如果缺少一个,就不行,就不能作工。

壹 聆听别人说话

我们第一要提起的,就是要能听话。一个作主工作的人,必须有一个习惯,就是能听别人的话,并且听了能懂。这在一个作主工作之人的生活中是一个很大的需要。没有一个作工的人能够作好的工,如果他这个人是一直自己说话,不能听别人说话的。一个人一来到你面前讲话,就有三种话需要你听出来:第一种,他讲出来的话;第二种,他没有讲出来的话;第三种,他灵里面的话。

第一,要听懂人讲出来的话。

人一到你面前来,你自己在神面前应该是一个安静的人,你的心是不乱的,灵是安静的。你里面是像一张白纸一样,没有一点成见,没有一点主观,没有一点偏向,没有定规,也没有审判。然后,那个人在你面前一开口说他的事,你就学习在那里听他的话。你安静的听的时候,你就能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话。听人讲话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有的时候,一个弟兄在那里讲一个问题,几十个人坐在那里听,可能有几十种不同的听法。你听的是一个样子,他听的又是一个样子,结果就有几十种不同的想法。对于一个真理,如果也有几十种不同的想法,那可糟了。所以,学习听人说话,是一个基本的训练,基本的学习。别人带了一个重担到你面前来,把他的难处告诉你,盼望你能给他一些帮助,如果你把他听左了,那怎么办?怎么能帮助人呢?所以,你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每一个作工的人,需要有一个习惯,有一个本领,有一个能力,就是能坐下来听,留心的听,并且能够听得出来到底他是怎么一回事。这件事相当紧要,我们要学习听人一讲就懂得,就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对于那个情形相当清楚,相当有把握,这样,我们就知道我们能不能应付这一个需要。有时候,你知道这一个弟兄的情形是超越过你的能力所能帮助的,你就明明的告诉他你不能帮助他。

第二,要听懂人所没有讲出来的话。

我们要懂得有多少话他没有提起,有多少话是他应该告诉我们而没有告诉我们的。要听懂这一种话比要听懂第一种话更难,因为第一种话是他说了出来的,现在是要听他没有说出来的话。人告诉你话的时候,往往是说了一半,有时候,人往往把不相干的话说了,却把要紧的话没有说。你怎么知道他要紧的话没有说,那就在乎你自己在神面前必须有相当的对付。如果你里面是糊涂的,别人说话你不能听,你就是凭着你自己所有的告诉人,那你就是把你的话对他说完为止,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意思,你也就根本不能给他帮助。

第三,要听懂人灵里的话。

每一个人一开口说话的时候,他的灵也说话。一个人肯对你说话的时候,你总有机会能摸着他的灵。一个人不开口,他的灵关在里面,你不容易知道他里面的话;但是一个人一开口,他的灵总是会出来。你能不能听懂人灵里的话,那是看你在神面前的操练如何。如果你有学习,人所讲的你能知道,没有讲的你也知道,连他那个人的灵究竟如何你也知道。这样,他头脑里的难处你知道,灵里面的难处你也知道。不然的话,人把他的难处说了半点钟之后,你还听不出来他里面的病是什么,你就不能医好他的病。

这件事的的确确是我们作工之人的需要。何等可惜,没有多少弟兄姊妹是会听话的。有的弟兄姊妹,我们听话的能力真是差得很。如果人对你说话,你尚且一直听不懂,那么,神对你说话,你怎么能懂呢?人的话你都听不懂,神在你灵里讲话,你能听得懂么?

一个弟兄有难处,你根本看不出他的病在那里,他的情形怎样,错在那里,那你对他说什么话好呢?我们不要以为这是小问题。如果这个问题我们不对付,不学习,就是我们能读圣经,会讲圣经,会作许多的工作,但是我们不能作一个对付人的的人。我们不是光作一个传道的人,只站在那里讲话的人,我们是要对付人。如果我们连话都不会听,我们怎么能对付人呢?我们要看见这一件事的严重。我们应当花工夫来学习听话,来知道人所说的是什么,来知道人所没有说的是什么,来知道人在灵里面说的是什么。人的口和灵是不一定一致的,许多人的口说这个话,灵里面却是另一种情形。可是他的口不能隐藏他的灵,他的灵总是会出来,当他的灵出来的时候,你就知道他。如果你没有这一个知道,你要帮助人就相当困难。有一个可笑的故事,就是有一个老医生,只有两种药,一种是蓖麻油,一种是奎宁丸,无论什么病人来,若不是给蓖麻油,就是给奎宁丸,他拿这两种药统治各病。有许多弟兄去对付人,也只是用一两种药,不管你是什么种的情形,他总是对你说这些话。这样的弟兄不能帮助人。一个神所托付的人,神所能用的人,都有一个本领,就是你对他一讲话,他就知道你说什么。如果我们没有这一个本领,我们就不能医治别人的病。

贰 如何聆听

我们怎么能听懂人的话呢?

第一,要不主观。

不能听懂话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主观。如果你对于某一件事、某一个人先有了一个看法,你有了主观的意见,那么,一个人在那里无论说什么,你都听不进,你里面就是充满了你的意见。你的意见很牢固,他的意见要传到你里面来却传不进来。这样的人怎么能听别人的话呢?这样的人,怎么能作主的工作呢?所以,我们要求主教我们不主观,我们要对主说,‘主阿,让我与人接触的时候,一点成见都没有。主,求你叫我能找出他生的是什么病。’我们要在神面前学习不主观,仔细的听,听出难处到底在那里。

第二,思想不要乱转。

有许多弟兄姊妹。在思想方面没有好好的学习过,他们的头脑是昼夜川流不息的在那里转,一直停不了。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思想。他只能想他所想的,不能想别人所想的,不能知道别人的思想如何。他里面不够安定,因此他不能接受别人所想的。所以,我们如果要听人的话,我们这个人的思想必须是受过对付的,他自己的思想必须安静。不只在主意上不要主观,并且在思想上也要安静。我们要学习想别人所想的,知道别人所说的,懂得别人话语里面的意思。不然的话,就没有多大用处。

第三,要感觉别人所感觉的。

要听懂话,还有一个基本的需要,就是听的时候,要有那一个人的感觉。光是听还不能懂得,要感觉人所感觉的才能懂得。有一个人顶伤心,顶困难,如果你嘻嘻哈哈的无所谓,那么,你话可以听了一大堆,但是没有用。你所感觉的与别人所感觉的不一样,你就不能领会他所碰着的是什么事。所有在感觉上没有受过对付的人,都不能觉得别人所觉得的。如果你在神面前没有受对付,别人快乐的时候,你不能唱阿利路亚,别人感觉忧愁的时候,你不能感觉别人的忧愁,你的感觉不能进入别人的感觉,别人的感觉不容易进入你的感觉,你就听不出人的话。

怎样才能感觉别人所感觉的呢?要感觉别人所感觉的,自己在感觉上必须相当的客观。如果你忙着感觉你自己所感觉的,你就根本不会知道别人的感觉。我们为着主的缘故,是众弟兄的仆人,我们不只把时间给他们,并且把感觉给他们。这就是主耶稣受了各样的试探,能够和我们表同情的意思。

弟兄姊妹,这就是我们的感觉应当受对付的原因。如果我们一直忙着感觉自己的感觉,那我们根本进不到别人的感觉里面去。所以我们不只要把我们的时间留出来为着人,并且要把我们的感觉空出来为着人。这就是说,当人对我们说话的时候,我们的爱,喜乐,忧愁,都得腾空出来。

一个学习事奉神的人,神对于他的要求是非常高的。他没有工夫为自己快乐,也没有工夫为自己流泪。如果你这个人是一直为自己快乐,为自己流泪,舍不得这一个,舍不得那一个,你就没有工夫去为着其他的人。好像一间房子挤满了东西,没有一点空可以存放别的东西了。有许多弟兄姊妹不能作神的工,就是因为他们的爱已经爱光了,他们再不能作别的什么事了。我们必须知道,我们魂的能力就像我们身体的能力一样,是有限的。我们魂的能力在某一个地方用得多了,在另外的地方就没有可用的了。主说,‘人到我这里来,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儿女、弟兄、姊妹、和自己的性命,就不能作我的门徒。’(路十四26。)为什么?因为你爱了这些,你把爱都用光了。我们要尽心、尽性、尽意、尽力,爱主我们的神,(可十二30,)就是要把所有的爱都拿出来为着神。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度量有限。我这只船只有这么大,如果都装满了,就再没有东西好装了。我们是有一定的限度的。我们要事奉神,我们就要把自己腾空出来,我们的感觉要相当的空,情爱要相当的空,思想要相当的空,这样,我们才能进入许多弟兄姊妹的感觉里去。谁能把自己腾得最空的,谁就能包括得最大。有的人爱自己爱得够多,有的人对于他自己的家爱得够多,这样的人总是缺少爱弟兄的心。因为人的爱心只有那么大,人要把这些都放下,才能有爱弟兄的心,才能知道什么叫作弟兄相爱,才能作主的工作。

所以,作工的基本条件是必须认识十字架。你不认识十字架,你总是一个主观的人,你自己的思想总是川流不息的不能停,你就只能活在你自己的感觉里。说来说去,必须认识十字架。我们没有捷径,总得在神面前有基本的对付。这个基本的对付如果没有,你就没有属灵的用处。要学习求神怜悯我们,对付我们,叫我这个人不作一个主观的人,思想停不了的人,摸不着别人感觉的人。作工的人要把自己开起来,接受别人的难处。如果你能这样,那么,别人来到你面前一说话,你就能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话,知道他所没有说的是什么话,还能知道他的灵怎样。

叁 明瞭说话的实意

每一个学习作主工作的人,第一件事必须学习怎样听人的话。当有弟兄姊妹说话的时候,我们要学习在那里听,学习想他所想的是什么,学习摸他里面的感觉是什么,有什么话他没有说出来,他的灵怎样。当你这样学习的时候,你听话的能力就会大大的进步,你越过越快的能听懂别人的话,到后来,只要别人一说话,你就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。我们要记得,必须你自己是相当安定的,里面没有你自己的思想,没有你主观的意见,没有你自己的感觉,你能够安安静静的听别人说,这样才能听懂别人的话。作工的人最要紧的不是知识有多少,最要紧的是他那个人。因为我们所有的工具就是我们这个人。神要用我们这个人来测量人;在主的工作上,那个体温表就是我们这个人,我们这个人要量出别人的情形如何。因此,我们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,是非常要紧的。我们是神的器皿,这一个器皿的本身如果不行,就不能被神用着去对付人。听话,是一件非常要紧的事

比方:有人来对你说话,把他的难处告诉你,如果你在神面前没有受对付,你就喜欢把教训告诉人。我们普通的习惯总是这样,遇到有人告诉我们什么,我们往往对他的病连摸都没有摸一下,根本还不清楚他的病是怎么一回事,就马上开口把教训告诉人。许多人都不能耐心把别人的话听完了,都不摸人在那里所讲的是什么事,就马上提出了他们的办法。别人还没有说了两三句话,他们的教训,他们的指正就都来了。这么一来,别人就不能从他们那里得着真实的帮助。

这不是说我们应当老坐在那里让人三个钟点、五个钟点的一直讲下去。有的人是盼望坐在那里讲三个钟点、五个钟点的,他盼望你一直听他。对于这样的人,我们不能让他一直讲下去。可是,一般说来,我们总应当给人相当的时间,总应当听他讲相当的时间。除非你里面相当的清楚,你已经学习过十年、二十年,你已经学会了一听就知道,才可以阻止人往下说。要知道,我们的工作是相当困难的,因为我们是对付活的人,并且是对付活的难处,是对付人在神面前属灵的难处。如果我们摸不出这个难处,我们就不能对人说什么话。绝没有人事情的内容还没有听明白就能下断案。许多人不能作帮助人的人,第一个原因就是他连听话都听不来。所以我们要求神给我们恩典,当人对我们说话的时候,我们能坐下来听,能安静的听,能听到懂。我们要留心听,听到懂才行。当我们听懂了,感谢神,事情就能成功了。说话不容易,听话也不容易。许多传道的人说惯了话,要坐下来听话,就觉得不容易,但是这一件事我们总得要学。

我们里面要亮,要花相当的工夫来学习听人说话,来学习摸别人的感觉。如果不学会,那么在事奉主的工作上就有相当的困难。要听懂别人的话,光靠外面的安静还不行,里面总得在神面前受那个基本的对付,就是对付自己的主观,对付自己的思想,对付自己的感觉。许多事情省得了,可是基本的对付不能省。没有受基本对付的,连读圣经也读不好,因为读圣经也是有一定的条件的,不是把头脑摆进去就行的,不是人聪明就可以读圣经。我们是神的器皿。人热,我们知道;人不热,我们也知道;人行,我们知道;人不行,我们也知道;我们是那个量表。

一般基督徒常有一个错误,就是以为一个作工的人出去,只要会讲就行了。不,这不行。作主的工不光是讲的问题,乃是灵的问题,是要知道弟兄姊妹许多属灵上的难处,是要知道怎样带领他们。如果我们自己里面不灵、不亮,根本摸不着弟兄姊妹里面的情形,那怎么能帮助他们呢?一个罪人在这里,你传福音给他听,你怎么知道他得救不得救呢?是不是光凭着他的口说呢?是你光凭着他所说的那一个才知道么?不,是你里面知道了。你怎么知道一个人是属乎主的?是不是他说,‘我信了耶稣,得救了,’你就知道的呢?是不是凡会背那个公式的人,你就给他受浸呢?不,是你里面知道了。你就是那个量表,你对不信的人是凭着那个量表,照样,你对神的儿女也是凭着那个量表。你怎么知道这个神的儿女属灵的情形是对的?你在神面前是亮的,你就能知道他是怎么一回事。所以,弟兄姊妹,你要受对付到一个地步,变成了神的量表才行。里面必须亮,的的确确里面需要亮。何等为难,许多弟兄姊妹不要说里面不亮,就是连坐下来听人讲话都不行。我们要学习安静,我们要学习听人的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我们里面要开起来,让别人的事情能够进到我们里面来。才能知道别人的难处是怎么一回事,才能给人帮助。


Last Updated: May 3, 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