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Assembly of God in Vancouver
神在溫哥華的教會

All meetings are cancelled, join Lord's day message meeting here.  所有聚會取消,主日信息直播。
Past Lord's Day Message Recordings  過去主日信息錄影

倪柝声《主工人的性格》精选本

第四章 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

林前九章二十三至二十七节:‘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,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。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,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;你们也当这样跑,好叫你们得着奖赏。凡较力争胜的,诸事都有节制;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;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。所以我奔跑,不像无定向的;我斗拳,不像打空气的。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;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,自己反被弃绝了。

一 神工人基本的生活

在这一段圣经里,二十三节说,‘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,’可见这是传福音,事奉神的人的路;二十七节说,‘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,’这是神的仆人对自己一个基本的要求;从二十四节到二十六节,保罗给我们看见他怎样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。’

在这里我们要豫先说明,保罗所说的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,’并不是一种禁欲主义,认为身体乃是一种累赘,脱离身体是一件好事。禁欲主义者认为身体是罪的根源,如果人严格的对付身体,罪的问题就能解决。我们必须指出,圣经绝不相信身体是一个累赘,更不相信身体是罪的根源。圣经告诉我们,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,(林前六19,)我们的身体是要蒙救赎的,有一天我们要有一个荣耀的身体。所以我们在这里题起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的时候,你千万不要把那一种禁欲主义的思想带进来。如果你把那一种思想带进来,那是你把基督教改作另外一个宗教了。我们承认,人能用身体来犯罪,但是身体绝不是罪的根源。人就是把身体对付了,还是会犯罪的。

在林前九章里,保罗给我们看见,主的工人有一个问题要解决,就是身体的问题要解决。二十三节说,‘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。’可见他的地位是传福音的地位。那么,他为了传福音怎么作呢?二十四节到二十六节说出他在那里怎么作,到二十七节,保罗把他所说的点明出来,他说他在那里是‘攻克己身。’根据新约圣经原文,‘攻克’的意思是把脸打得青一块黑一块的‘猛击。’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的意思是克服我的身体,好像‘痛打’自己的身体,使它成为我的奴仆,顺服我这个传福音的人(这并不是真的用手去打物质的身体,并不是‘苦待己身。’-西二23。)这样,才不至于‘我传福音给别人,自己反被弃绝了。’这给我们看见,对于一个作神仆人的人,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乃是一个基本的生活。保罗怎样解决身体的问题呢?他是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。’二十七节是题目,二十四节到二十六节是解释。

二 严厉地对付身体

第二十四节:‘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…。’这是保罗引赛跑作比方,意思说,基督徒事奉主,神的仆人作工,是像在场上赛跑一样,大家都在那里跑。‘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,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;你们也当这样跑,好叫你们得着奖赏。’他们得奖赏只有一个人,可是我们如果这样跑,个个人都可以得奖赏,这是我们的赛跑与那一种赛跑不一样的地方。

二十五节:‘凡较力争胜的,诸事都有节制。’保罗着重的点就在这里:人要较力争胜,就得训练自己,在诸事上都得有节制。那些要参加竞赛的运动家,在训练的时候,他们所受的约束是非常严格的。什么东西可以吃,什么东西不可以吃,什么时候睡,什么时候不睡,是有规定的。在上场以前,有各样的限制。到了比赛的时候,有许多严格的规则要遵守。所以,凡较力争胜的,诸事都有节制。节制什么?节制身体的要求,不让身体有过分的要求,有过分的自由。二十七节的‘叫身服我’的‘身,’就是从这里起头的。身体要受约束,身体要听话。

二十五节接下去又说,‘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,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。’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,他们尚且这样约束自己;我们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,难道我们可以不约束自己么?这里所说的‘能坏的冠冕,’是指当时希腊人用鲜花扎成的冠冕说的,这一种冠冕至多三五天就凋谢了,但是赛跑的人还得经过长时间的训练,才能有盼望得到这个能坏的冠冕。保罗说,‘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;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。’我们要注意保罗所说的比较:他们是在场上跑,我们是在世界上跑;他们是身体的跑,我们是事奉神的跑;他们在那里跑的时候,只有一个人得着赏赐,我们如果都跑,我们都可能得着赏赐;他们所得的奖赏是能坏的冠冕,我们所得的奖赏是不能坏的冠冕。这些对照都是有所不同的,但是有一个是一样的,就是二十五节所说的‘诸事都有节制,’身体的受约束是一样的。他们身体受约束,作一个在场上赛跑的人;我们身体受约束,作一个传福音的人。目的虽然不同,但是身体的受约束并没有分别。在赛跑的事上身体要受约束,在基督徒的生活中身体也要受约束。

二十六节:‘所以我奔跑,不像无定向的;我斗拳,不像打空气的。’这说出保罗的跑不是没有目标的,他知道他要跑到那里。他说‘我是攻克己身,’所以他的斗拳不像打空气。我们要把二十六节和二十七节连起来看。二十六节是说出他奔跑不是没有定向的,不是人指东他就向东跑,人指西他就向西跑,他奔跑是有一定的方向的;同时,他斗拳也不是打空气。二十七节马上指出,他是‘攻克己身,’他是打击自己的身体。在前面已经说过,‘攻克’在原文的意思就是‘打,’而且是打得脸上青一块黑一块的‘猛击。’是厉害的打。保罗所说的‘叫身服我,’意思就是使我的身体作我的奴仆,使身体不能放纵,能受我的支配。

所以,目的是要‘叫身服我,’手续乃是‘攻克己身,’‘攻克己身’的目的就是为要‘叫身服我。’弟兄姊妹,如果你在这件事上不能得胜的话,那你宁可再学三年、五年,等你学会了才来作主的工作。所有事奉神的人,都必须学会使身体听话。圣经给我们看见,为主作工像赛跑一样,虽然你很喜欢事奉,但是如果你的身体不听话,那就没有用。作主的工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你不要以为人喜欢到讲台上去讲一点道,那一个人就是事奉神的人。没有这件事。保罗在这里的话给我们看见,必须是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的人,才能出来事奉神。不要以为只要愿意为主作工就行了。主的工人必须攻克自己的身体,叫身体听他的话才行。

三 拒绝身体的要求

那么,什么叫作‘叫身服我’呢?要知道什么叫作叫身服我,必须先知道到底身体的要求是什么。身体有它的要求,我们在这里稍微题起几个具体的例子,像饮食、休息、睡眠、舒适、衣服、生病时的照顾等等,都是身体的要求。‘叫身服我,’意思就是在工作有要求的时候,在场上赛跑的时候,我因为平日是攻克己身的,所以就能使我的身体听我的话。如果平日是放松惯了的,那么等到赛跑的时候,脚也不听话,手也不听话,肺也不听话,什么都不听话,就不能应付赛跑的要求。要使身体能听话,那是需要长期训练的。如果你平日缺少这个训练,你没有攻克己身,没有对付过你自己的身体,那么到了需要的时候,你的身体就不能服你。你自己管不了你自己的身体。

弟兄姊妹,你不要以为灵命好了就能作工,还得问你的身体到底如何。这是保罗给我们看见的。我们不是问你身体好不好,我们乃是问:你的身体听不听你的话?你能不能叫你的身体服你?你如果不能叫你自己的身体服你,你就不能在传福音的路上事奉神。这一个训练,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。有些属灵的问题是可能一下子解决的,但是‘攻克己身’也许需要三、五年、十来年才能解决。身体放松惯的人,更需要花工夫学习严格的约束自己。

例如: 身体需要睡眠。睡觉没有错,睡觉也没有罪,并且睡觉是身体合理的要求。但是,如果我们是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的话,那就需要不睡觉的时候也可以暂时不睡觉,这个叫作‘叫身服我。’我本来是安排好了每天八小时的睡眠,这样照顾自己的身体是应该的;但是,因为我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的缘故,好像我打我这个人,打到我的身体能听话,如果今天我要不睡觉,我就能不睡觉。主在客西马尼园的那一夜,祂明明对那三个门徒说,‘你们…和我一同儆醒,’可是结果他们都睡着了,主就对彼得说,‘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么?’(太二六38,40。)主要他们一同儆醒,但是他们睡着了,他们连儆醒片时都不能。睡觉是合理的,睡觉是应该的。但是,当主有要求的时候,如果那个‘应该’不能克服,那就拦阻神的工作。这并不是说,事奉神的人就得天天晚上不睡觉,如果这样,那么他是天使了。你不是天使,你还是需要天天晚上好好的睡,不过,因为你学习跟从主,学习攻克己身,在有必要的时候,你也能够一夜、两夜不睡觉,这就叫作‘叫身服我。’ 。

身体普通的功用是叫我们能走路,可是赛跑的时候是需要特别用力的跑,需要把身体普通的功用变作特别的功用,需要叫身体能够听话。赛跑要求身体在普通的功用之外再加上特别的功用。赛跑对于身体有额外的要求。在普通的时候,我们可以睡觉八小时,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工作非多作四小时不可,那我就只睡四小时,这个叫作赛跑。赛跑的意思是说有例外的要求。那三个门徒不能儆醒片时,主说他们的原因何在,就是:‘心灵固然愿意,肉体却软弱了。’(太二六41。)肉体如果软弱,灵愿意有什么用。光是灵里愿意还不够,还得身体也愿意才够。因着事奉神的缘故,有时候我们对于身体有额外的要求,要使身体能顺服这个要求。这就是‘叫身服我。’

主耶稣活在地上的时候,尼哥底母夜里来找祂,祂能够不倦的接待他。祂曾好几次整夜的祷告。这些事都是使睡觉发生问题的。当然,我们并不赞成神的儿女常常整夜祷告,但是我们要说,如果我们作工的人,连一次整夜的祷告都没有,那是希奇的事。是有问题的。

赛跑并不是天天的事,可是操练是在乎平日的。要操练到一个地步,整个人的身体是听话的。如果这个操练从来没有过,如果你的身体从来没有约束过,那你到了作工的时候,睡觉是你第一要紧的事,睡觉成了你的主。所以‘叫身服我’是神的仆人所必需的操练。‘叫身服我,’意思就是在主有命令,主有安排,有环境要求的时候,我能够把身体的要求暂且摆在一边,我能够使我的身体有额外的供应,我能够不听我身体的话,我能够使我的身体服我,听我的话。

再如:吃的问题。我们的主是常常顾不得吃饭而作工的人。祂没有把自己吃的问题摆在前面。这不是说主耶稣是一辈子不吃的人,祂平常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吃的。但是,当有需要摆在祂面前的时候,祂能够不吃。这就叫作身体的听话。当然,饮食的确是我们的需要,我们需要照顾我们的身体,但是在有特殊要求的时候,我们要身体能听话,我们也可以不吃。我们记得主耶稣有一次坐在雅各井旁,主在午正的时候,该吃饭、该喝水的时候,向着一个心灵干渴痛苦的撒玛利亚妇人谈道,仔仔细细的告诉她,什么叫作活水。(约四5~26。)这给我们看见,在该吃的时候仍然能够好好的作工。我是我身体的主,我的身体应当听我的话。这就是‘叫身服我。’

还有,马可三章告诉我们,有许多人在那里围着主耶稣,甚至祂连饭也顾不得吃,亲属听见就出来要拉住祂,说祂癫狂了。(20~21。)但是主耶稣却继续工作下去,并不是祂癫狂了,乃是因为众人有需要。我们在必要的时候总得有三分的过分,有三分的‘癫狂。’在工作有需要的时候,我们要能够勒住我们的身体,不受饮食的支配。

在圣经里面,相当清楚的给我们看见,在有需要的时候,神的儿女该禁食。禁食,就是把身体合理的要求暂时停止一下。我们有时候需要好好的为着一件事祷告,就在神面前禁食。我们并不赞成基督徒每一个礼拜禁食三、五次,但是,如果一个基督徒十年、八年连一次禁食都没有过,那不是太好的事。禁食的意思也就是‘叫身服我。’

再如:舒适也是身体所要求的。事奉神的人有时有一点比较舒适的生活,不能说这是错的,但是另一面,当工作有要求的时候,我们就不能因为环境不舒适而身体不听话。我们应当学习过这样的生活:当我们的主有安排的时候,当圣灵的管治在安排中给你有比较舒适生活的时候,你感谢神;但是,当主另有安排的时候,当你不能过舒适生活的时候,你的身体要听话,你仍得把工作继续作下去。我们不是走极端的人,所以在平常的时候,如果我们有比较好一点的生活,那是可以的,但是,在主有要求的时候,我们必须能走比别人更不舒服的路。‘叫身服我,’意思就是在工作有需要的时候能够不受环境的影响,比平常的生活再低多少也能工作下去。

再如:衣服的问题。不错,我们应当吃得饱,穿得暖,可是我们不应当太讲究衣服。当然,我们不是要劝神的仆人都穿破烂衣服,因为穿得破烂并不荣耀主,所以我们应该穿得整洁,合乎身体的需要;但是另一面,到有需要的时候,就是像保罗所说的‘又饥,又渴,又赤身露体’(林前四11)的时候,我们还是应当好好的事奉神。如果神的仆人平日有操练,能使他的身体听他的话,那就不至于因衣服的难处而影响主的工作。

再如:疾病的问题。在身体有病的时候,在身体软弱的时候,好像身体的要求特别多。有许多作主工作的人,爱自己爱到一个地步,只要身体有一点的疾病,就什么工都不作了。如果保罗也像他们那样,要等到眼病好了才作工,那恐怕他许多的书信都不能写了,至少加拉太书不能写了,因为加拉太书是在他眼病很厉害的时候写的,所以保罗说,‘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,是何等的大呢!’(加六11。)如果保罗要等到他眼睛好了再作事,那恐怕他不会织帐棚了,因为织帐棚也需要眼睛看。可是他白天作工,晚上织帐棚,并没有因眼睛有病而停止。如果提摩太要等到胃病好了再作工,那从保罗之后接下去的工作就中止了,因为提摩太的胃病是一直继续下去的。所以我们在这里要学习一件事,一面我们要照顾自己的身体,另一面在工作有要求的时候,我们千万不要爱惜自己。在有工作要求的时候,我们要把病的要求摆在一边,先来答应工作的要求。不错,病了是应该休养的,但是有工作要求的时候,就是一个有病的身体也得听话。我们总得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,’这是工作的条件。我们自己的身体如果不能用,我们用什么来作工呢?一个事奉主的人,如果他病得相当重,如果主对他没有特别的要求,那他尽可以去很好的养病,教会知道该对他怎么作,同工的弟兄姊妹也知道该对他怎么作,但是,如果有工作的要求,如果主有命令,那就不能受疾病的限制。我们没有空生病,我们能够把病暂时摆一摆。这也是我们需要学习的。

不只疾病是这样,还有疼痛也是这样。有时候,我们感觉疼痛,甚至痛到好像越过我们的身体所能忍受的,在平时的时候,我们可以照着身体所需要的有适当的休养或治疗,可是,当主为着祂的工作有要求、有命令的时候,虽然感到疼痛,我们还是不能停下来。我们的身体总应该听我们的话。有时候,我们需要仰起头来对主说,‘主,再一次还得叫我的身体听话,再一次它所要的我不能给它!’

还有性欲的问题也是这样。性的要求并不是必须给它满足的,我们应当学习把主的工作摆在前面。

我们稍微来看一点保罗的情形。林前四章十一至十三节:‘直到如今,我们还是又饥,又渴,又赤身露体,又挨打,又没有一定的住处;并且劳苦,亲手作工;被人咒骂,我们就祝福;被人逼迫,我们就忍受;被人毁谤,我们就善劝;直到如今,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,万物中的渣滓。’请注意十一节的‘直到如今,我们还是…’这几个字,这里有继续的意思在内。这给我们看见,保罗的身体一直听保罗的话,这些困难拦阻不了他。保罗在林前六章,从十二节到末了,题起两件事:一件是食物的问题,一件是性欲的问题。无论在性欲的事上也罢,在食物的事上也罢,都不是必须跟着身体走。到第七章,他就相当清楚的给我们看见,对于性的事情,人不是必须跟着身体走。到第八章,他又给我们看见,对于吃的事情,人不是必须跟着身体走。所以,什么叫作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呢?意思就是:我攻克自己的身体,我‘打’我自己的身体,使它不能不听我的支配。弟兄姊妹,如果你要出去作工,如果你要走在事奉神的路上,那就有许多的时候要约束你身体的要求。当然,一切人生的需要,都是神所创造的,都是神所给我们的,身体可以有它合理的要求,但是,这里面有没有一件东西使你不能好好的事奉神呢?

四 身体总得听我们的话

弟兄姊妹,你千万不要以为可以放松身体的要求。要知道,放纵和照顾完全是两件事。我们可以照顾自己的身体,但是另一面还得管住自己的身体。‘攻克己身’并不是肚子饿了定规不给它吃,乃是肚子饿了不给它吃也可以。今天的难处,就是有许多弟兄姊妹对于自己的身体是完全放松的。如果你不能严格的管理自己的身体,那只要在工作上一有试炼,你就会不平,你就会埋怨,你就会跑掉。因此,我们要在神面前忍受,要对主说,主阿,我所遭遇的难处,远赶不上你在地上所遭遇的。主是从至高降为至卑,我们要学习接受一切对于身体的限制。有的人在身体上是放松过久的人,这样的人需要多花工夫学。没有‘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’的人,一上场就不能跑。福音的工作像赛跑一样,如果你在平日没有操练,如果你的身体不服你,那么,当神对你有额外要求的时候,你就不能应付,不能跑。被神大用的仆人,都是被神管住的,都是特别管理自己身体的人。如果身体管不住,那么额外的要求一来,就只能倒下来。但是,所有特别有价值的工作,都是在有特别要求的时候作的。保罗说,‘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,是何等的大呢!’他是作得越过他所能作的,他在那里勉强作他所不能作的事。神的仆人如果平日身体强健,环境顺利,睡眠充足,营养丰富,遇到有需要的时候,却是身体不能听话,那就没有用。保罗说,‘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;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,自己反被弃绝了。’换句话说,我恐怕传福音给别人,自己却从赏赐里落下来,得不着主说‘好,我的仆人。’我们必须记得,自爱的人绝不能事奉神,生活放松的人绝不能事奉神,管理自己不严的人绝不能事奉神。如果我们真的要学习事奉神的话,就必须天天操练自己,约束自己,管理自己。因着我们爱主的心这么强的缘故,身体非听话不可;因着我们的灵这么强的缘故,肉体不能软弱;因着复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这么强的缘故,这必死的身体非活过来不可。我们要被带到一个地步,身体只能听我们的话,身体不能拦阻我们。这样,我们才能好好的作主的工作。


Last Updated: May 3, 2020